欢迎来到新航道官网!新航道-用心用情用力做教育!
好轻松考研 新航道雅思APP 留学院校库

咨询热线:400-605-9009

南京新航道 > 教育要闻 > 全面暂停培训、假期不开课!“双减”下,TA告诉了我们未来教育的答案

全面暂停培训、假期不开课!“双减”下,TA告诉了我们未来教育的答案

来源:      浏览:      发布日期:2021-10-18 18:05

返回列表
从5月份开始,随着“双减”的高力度,强举措,切实重磅落地,教育反内卷大战正式打响。

image.png

而日前,《新京报·教育新闻》针对中小学生家长发起的专项调查却显示:
98%的受访家长都或多或少地给孩子报了课外培训机构,其中83.82%的家长选择了学科类培训。整体花费集中在每年2万元到5万元之间。参与调查的家长中,78.43%来自一 线城市,四年级及以上中小学生家长占比高达79%。39.7%的家长表示给孩子报了三家以上的培训机构,没报任何机构的家长只占2.94%。
也就是说,给孩子报课外机构学习是普通家庭的常态化选择。
“双减”政策的出台,一定程度上会减轻孩子的学习负担,但家长们并因此没有松一口气,接下来还有各种矛盾要应对。
比如,如何解决应试、中高考与双减之后孩子学习成绩之间的冲突?
没有补习班,对于学校学习不充分的孩子,谁来辅导?会不会变相增加了老师和家长的负担?
又会不会因此出现部分家长私下给孩子“攒班”的情况?
……
一系列问题都亟待一个确定的答案。
砍杀乱象,只是第 一步,但要深入到肌理,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待教育退出资本化后,继续突出公立教育的核心地位,平衡校际教学资源,才是关键。相信后续国家也会出台更多的配套措施来解决。
事实上,非常态的焦虑状态和社会性疲惫,韩国早就给了我们警示。
在韩国,其内卷形势,比我国有过之而无不及。
韩国纪录片《学习的背叛》,就展现了固化的教育制度和生活理念下掀起的内卷风潮,而这种风潮在韩国持续了几十年。

image.png

看这部纪录片需要一颗“大心脏”。其中第二集的一个场景,让我格外脊背发凉:
经韩国媒体披露,在首尔某公立高中,有5名50多岁的男老师长期性侵女学生和女老师。
其中一名男教师在其开设的备战高考的周末特别补习班中,利用补习间隙,在教室内对数名女学生进行了长达十个月的性骚扰。

image.png

他的这些病态行径,班里的孩子们都知道,却没人吭声。
当终于有受害学生勇敢站出来举报了老师时,学校虽然开除了老师,但很快引发了其他学生的强烈不满。
“那个老师走的话,我们该怎么办呢?”
学生们举行了签名活动,恳求学校让那位老师回来。

image.png

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因为那位性侵女学生的老师是高考名 师
他能给予学生很多有关高考的信息,对学生做出针对性辅导。
“我经历到现在都一直忍过来了,你们这些人凭什么去举报老师?那样会对自己不利的。”

image.png

责难的利剑因此躲开了性侵者,却投向了受害学生。
甚至有人找到了受害学生,向他们讨要说法:
“你最好给我忍下去,否则你得为我高考的失利负责!”

image.png

在学生眼里,老师是高考专家。
“只要有我的帮助,你们就能考上大学。”对老师的话,学生们深信不疑。

image.png

在“大学”这个词面前,几乎所有的学生都要“屈从”于他们所受到的伤害。
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
这与韩国的高考、教育制度和社会阶层分化不无关系。
这部纪录片的片名“学习的背叛”,来源于一句韩国老师从小学开始就会鼓励学生的一句话——“只要你努力,学习一定不会背叛你”。
对于这一观点,纪录片持悲观态度。它认为,并不是人人都可以通过努力达到目标。
镜头用关切的视角,将焦点对准在了许多出身普通的学生的日常生活和心理动态上。这些孩子们更渴望通过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当前的家庭生活状态,却被迫陷入一种恶性循环,无不焦虑重重。
被这样状态裹挟着的孩子中,有一位叫允叶媛的女孩。

image.png

叶媛出身于韩国益山的普通人家。
对韩国多少有点了解的朋友,应该都听过鸟叔曾经红极一时火的歌曲《江南style》。

image.png

歌词里提到的“江南”,指的是韩国富人区——首尔江南区。
在这个不到40平方公里的地方,聚集着一半以上的韩国名流、商界精英和顶 尖富豪。

image.png

当地人说:在江南区的豪车让人是出门都困难。意思就是,江南区的豪车多到无处可放。
和富足的江南区相比,矗立于芦岭山脉天壶山和弥勒山东部的崇山峻岭之间的益山市,就显得太不起眼了。这样的小城市,教育资源落后,且升 学率不足首尔的一半,这让叶媛从小便知道,唯有学习才能改变命运。
因此,她非常刻苦,每天学习超过10个小时,睡觉不足3小时。甚至凌晨2点睡觉,都觉得太过奢 侈。
由于家里请不起私教,她只能靠抄书来死记硬背。只有做到把教科书上的内容背到闭着眼睛都能写下来,才能让她拥有短暂的安心。

image.png

写字写到手没力气,就用皮筋绑住手和笔,用手腕的力量继续写。

image.png

长期奋笔疾书,叶媛的手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茧和磨破了皮的伤口。

image.png

她的计划表永远被排得满满当当,连吃饭、上厕所的时间都被限制得死死的。
为了能在疲惫不堪时继续坚持,叶媛还开通直播,让观看直播的陌生人作为远程的监督者。
其实,她已经是学霸了,每次考试都是全校第 一。可即便如此,她仍旧不敢有半点懈怠。
一个年级有六百人在向她逼近,他们都上着四五个补习班,这些可以称之为“怪物”的孩子已经学完了整个高中的课程,这都让她感到害怕。

image.png

别惊讶。提前2年学完的高中课程,在韩国初中虽然不是明文规定,但已经是学生、老师和家长中心照不宣的秘密。
不少家庭条件良好的孩子从小学时,就已经跟着私教开始学习高中课程了。与他们相比,叶媛感到自己慢了一大步了。
“因为已经拉开了距离,虽然说是公平竞争,但我们的起跑线就是不一样,而且,别人拥有的‘发动机’也都和我不一样。”

image.png

这是同龄孩子间普遍存在的一种可怕的自我认知。
经过一番努力,叶媛如愿以偿,进入了理想的高中。
可入学后,叶媛依旧没办法放松一点点,毕竟与同步进入重点高中的同学们的学习差距太大了。寒假一开始,她就报了补习班,从早8点到晚11点,继续沉浸在无休止的学习中。
然而,勤奋如此的叶媛,在进入高中时的第 一次考试中,遭遇了迎头重创:
在395名学生中,她排在第313名,几近倒数。
很明显,尽管她付出着巨大的努力,但她还是被落下了。
“我充满了压迫感。虽然知道这样想是不好的,但我还是经常厌恶自己的家境。他们说应该满足于自己拥有的东西,我厌恶这样的现实。所以更加拼了命的学习。”叶媛说。

image.png

如果说,刚刚步入高中叶媛还有实现自我突破的自信和可能性,那现年高三的明基,可能已经滑向了绝望。

image.png

中考后,由于家庭无力担负高额的学费,明基以社会关怀对象的身份进入了只有优等生才能进入的科学高中。这是韩国社会对于生活困难的弱势群体提供的一项福利。
但这并不能让明基充满斗志。作为社会关怀对象的他,在入学时就被贴上了特殊的标签——差生
学校里,学生们会公然把歧视两个字写在脸上:“我们学校大部分成绩差的人,都是通过社会关怀对象选拔进来的。”

image.png

这让原本就心理负担巨大的明基,更加委屈。
而且,和叶媛面临的困境一样,明基所在的这所科学高中里的大部分学生早在小学、初中就已经跟随私教学完了高中的课程。明基却是个“新手”。
也就是说,打从明基入学的第 一天起,差距就已经存在了。
他不管怎么努力,都没法赶上其他学生的复习进度。尤其是数学。这个孩子已经将一大半时间花在了数学上,成绩却很难超过50分。事实上,明基虽然学习成绩一般,但在其他方面则非常优 秀,他拿过辩论赛和演讲比赛的冠 军,是出色的辩论高手。而这些,远不及分数来得重要。
用老师的话来说就是“没什么意义”。更何况,其他同学拿过的奖项要比他多得多。

image.png

纪录片的最后,并没有告诉我们叶媛和明基是否考上了自己理想的大学。
只知道,比明基大一岁的亲姐姐,即使已经是明基“见过最努力的人”,仍在高考中失利。而贫困的家庭,不允许她再浪费一年的时间复读……

image.png

韩国的高考制度是【校内考核+高考成绩】,校内考核的分数比例最 高可占70%。
校内考核,指的是学生要带着履历去面试。这个所谓的“履历”,被称为“校园生活记录本”,上面要记录下学生在校期间所获的奖项、活动经验、看过的书籍、特长等等。

image.png

因此,私立高中、特目高、科学高等这些重点高中的老师会在入学时就引导学生参加各项课外活动和比赛,以至于最终参加大学面试时,这些高中学生的履历比普通高中的学生多上十几页。
在高考之前,部分韩国高校还会组织“自主招生”选拔考试。
这看似是多了一个机会,实际上是一场情报信息战。谁有钱,谁的社会人脉广,谁给老师的“资源”多,谁就能抢占先机。

image.png

家庭条件好的学生能第 一时间内拿到自主招生的面试资料、招生条件等情报,甚至通过私立高中的老师亲自辅导,提前获得进入首尔顶 级高校的入场券。
普通学校、普通家庭的孩子只能靠自己。
如此,上、中、下三层的经典社会模型在教育上表现得更突出,明面上是学子们的笔杆子竞争,实则是家庭经济实力的大比拼。

image.png

据统计,韩国月入581万韩元(约3.4万人民币)的家庭,比月入125万韩元(约7千人民币)的家庭,高考分数平均多出43分!

image.png

升 学率上,以考上韩国前十名大学为基准,月入超612万韩元(约3.5万人民币)的家庭升 学率为44.6%。
月收入不足194万韩元(约1.1万人民币)的家庭升 学率只有13.8%。

image.png

与之相对应的,是出路的差异。
70%的企业家、80%的司法机构公务员毕业于韩国三大顶 尖学府(首尔大学、高丽大学、延世大学)。年轻人能考入这三所大学之一,等于一只脚迈入了上层社会。

image.png

再加上,学生的毕业高中、入学途径等,都是企业面试考量的主要标准。这就导致了一条从出生就衍生出的鄙视链。

image.png

最让人绝望的是,要实现自己的梦想,除了高考这条路,韩国普通人家的孩子也别无选择。因此在韩国,高考才是疯狂的。
同校的学弟学妹,会在当天凌晨起床来到考场门口,拉着横幅,敲锣打鼓,冲着考场的方向,跪地磕头“行大礼”,为赴考的学长学姐们加油助威,祈祷前辈取得好成绩。

image.png


image.png

情境堪比饭圈应援现场。常人看了这样的画面或许还觉得可笑,但对孩子们来说,分数是他们唯 一可以握在手里的东西。
而要在这场看似公平的竞争中取得优势,课外培训就成了孩子们的救命稻草。韩国大部分学生会在课后上2-5个补习班。
平均每100名学生中,就有8名从小学就开始学习高中内容。

image.png

有初中生一次性报5、6个补习班,早早学完了高中内容。
家里没条件的,咬着牙也要报。
有需求,就有市场。
仅2015年,韩国的私人教育市场规模达到约33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900亿元,而韩国的人口不足6000万。
韩国的学校老师纷纷在课外办起昂贵的私教课,倒逼学生花钱去课外补习。
资本的介入,又将大量优质师资从公办学校转移到私立机构。本该在校内共享的教育资源,变为经济实力强的家长们的独享品。教辅和培训机构则可以肆意宰割渴望提升成绩的学生和家长。更可怕的是,这些韩国资本操控的课外补习班还存在开头我们提到的,诸如教师性骚扰、性侵学生等让人匪夷所思的问题。
其实,韩国教育部门早就意识到了这些祸患。早在1980年,韩国就颁布了《规范教育和消除课外补习过热的措施》,成立了30多个专项稽查队,打压并取缔校外培训机构,给出的理由是,校外培训机构阻碍了教育的公平。
可机构被取缔,但大学还是按分数录取。有条件的家庭转而聘请价格更高昂的家教,或者原来培训机构的辅导老师。
结果,韩国民众发现,大部分考进名 校的学生,依然来自有钱人家。当普通家庭意识到这种落差,又强烈呼吁开放校外培训。
迫于舆论压力,2000年5月,韩国政府又决定允许校外培训,理由成了“禁止补习侵犯了儿童的受教育权。”
允许校外培训,培训机构死灰复燃,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高反弹。
2019年韩国上补习班的学生比率高达74.8%,其中小学生为83.5%,初中生为71.4%,高中生为61%。
韩国家长们依旧在拼了命的把孩子送进补习班,再落入无限的恶性循环中……
纪录片《学习的背叛》最后的一句话是:“学习不会背叛努力的人,但是孩子们都知道现实和书上说的是不一样的。可是这些学生所期盼的,就是一个努力就会有回报的世界。”

image.png


现今的韩国,“大部分孩子比起梦想,还是会去追逐现实,公务员是现在孩子们最渴望的职业之一,一想到不安定的未来,他们就更倾向于选择安定的职业。”
比起梦想的难以实现,孩子们更惧怕的是,根本没有追逐梦想的勇气……
话说回来,“双减”政策的目的在于保证教育资源的公平、合理分配,应教尽教,保证教育这种社会公共事业不会成为资本的玩物。
所以,政策来得好,来得及时。用强制力果断“拉闸”,才能为学校教育的平衡争取足够的时间。
但只有强制力还不够。
如果分数仍是衡量孩子出路的唯 一指标,那内卷可能永无止境。
徘徊中的我们更迫切希望看到的是:“双减”最终能实现教育均衡发展,能有资源配置更健全、更平衡的校内教育,从而来支撑对于孩子成长的一切想象,为孩子们拓展更多通往未来的路径。

来源:小学语文

【本文标签】: 南京雅思培训| 南京托福培训| 南京sat培训| 新航道雅思| 新航道托福|

【责任编辑】:南京新航道小编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免费在线模考

姓名:

电话:

立即测试

为您推荐

    客服热线
    400-605-9009
    集团客服热线
    400-020-3000

    南京新航道学校: 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南京图书馆东门首层(地铁2号、3号线大行宫站)

    邮箱:210000